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故事,心情杂文, > 玩家原创心情小说:无双小札之恨相逢

玩家原创心情小说:无双小札之恨相逢

作者:昭华八月灵君来源:178大唐无双论坛发布时间:2010-05-06 17:13:51
  摘要:寒山的视野因为双目充血也变成一片雾蒙蒙的淡红色,策马狂奔了一天一夜,他和坐骑都已经到达极限…

  

  寒山的视野因为双目充血也变成一片雾蒙蒙的淡红色,策马狂奔了一天一夜,他和坐骑都已经到达极限。马儿奔到一条浅溪边,也不顾背上主人,自顾自地饮起水来。因为溪水太浅,马儿低头也无法喝到,这畜生就干脆两步踏进水中,扑通一下前腿跪了下来,也是渴极了。

  寒山从马背上滑了下来,重重掉落在水里,被冰冷的溪水呛醒。他勉强将自己身体翻转过来,面朝上,不至于在一条刚没马蹄的溪中溺死。他看着一片紫色的天空,渐渐意识模糊。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先闻到一股刺鼻的泥土腥臭。周围很暗,看不清楚是什么样的环境。他伸手小心地摸着四周,都是略湿软的泥土。接着又摸到了木架,架子上还有各种坛子,闻起来像是酒。这看起来大概像是个酒窖。

  

  溪月炼好第三支蛊之后,再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宝贝罐子里,然后转转眼珠,不知道昨天运回的肥料现在怎么样了。

  她在一些古旧的禁书中看到炼制某些极阴极毒的蛊,是需要借助尸体,以人为佳,禽兽次之。动物的尸体她已经试过很多次了,但是人的从没试过。她不明白为什么书上会说炼蛊时用人的尸体会佳于动物的,难道是毒性更猛,还是其它。

  巧的是,那天在林子里巡逻发现一个垂死的人,看服饰是中原人。反正看他的身上的伤势,也活不了多久。她眼眸流转,露出得意的微笑,美得像正盛开的罂粟花。

  她把半死人偷偷运到自己的小地窖里,这里存放各种药蛊,除了自己平常根本不会有人来。毕竟让被人知道她在偷炼人蛊,一定会被宫主逐出宫的。百花宫的宫规,早已经严禁此类禁术。

  

  溪月解开那死人的衣领时,接触他的皮肤,摸到仍有体温,心里疑惑。怎么还没死,按道理,应该早断气的呀。她扯开他领口,露出胸口的部分。借着油灯的光,发现之前种蛊的伤口已经渐渐愈合。

  她像检查一块死猪肉一样,来回按着他的胸口。忽然他伸手抓着她的胳膊,很大力气地抓着,捏得她生疼。她用力想要挣脱的时候,另一只手上的油灯碰到身后的木架上落翻在地火焰跳动几下便熄灭了。她一分神就被他用力扯倒,整个人就趴在他身体上。

  虽然在溪月概念里,这家伙只不过是炼蛊的肥料,但毕竟还是男人的身体,一时间她竟露出少女害羞的尴尬表情。也幸好油灯熄了,光线昏暗之下谁也见不着。那人微弱地发出声音,“水……”

  哼,当我这里是善堂吗。坏主意又冒出来了,“好好好,我给你拿水,你先放手啊。”那人像是听见她说话似的,就松开手。她转头在架子上挑了一个坛子,打开之后,自己都忍不住要捏住鼻子,这味道真难受。她将那人扶起来,靠在自己肩膀上,就将坛子里的东西喂给他。

  那是老酒加上各种毒草,和水生毒虫泡制而成的药蛊,他喝下去的时候,估计能感觉到活物在喉咙里爬动。想到这,她忍不住轻轻笑了。

  

  只能感慨这人真是命大,被溪月折腾了快一个月,居然没死,原先的伤势反而好得七七八八。溪月给他找来一套干净的衣服,让他换上之后,就像使唤小弟一样,让他跟着自己四处巡逻,采草药,喂大象。

  他不常说话,溪月只知道他叫寒山,从北方来。她捡到他的时候,还发现一匹全身雪白的名驹,和一把制作精细的铁扇。马已经被她卖了。用溪月的话说,“你这么大的人,吃饭也要钱的吧。”那把扇子,沉甸甸的,溪月不好使,就暂时在她这里扣押着,还是用她的话说,“我救你一命,你至少要替我做点什么事来报答一下吧,然后这些身外物我肯定是会还给你的。”

  因为乌部的势力最近又开始嚣张,经常结集在白屏寨外不远的地方。当地的苗民很是担心,几次向百花宫求助。宫里也加紧人手防备,师姐们是没空管溪月这样的小虾米了。所以她自得其乐。

  虽然她也被警告不要乱跑,小心被乌部士兵抓到。不过以她的机敏,怎么会被抓到呢,而且现在又有跟班在。

  查看更多与大唐无双相关的内容,可以使用[百度一下]或者[谷歌一下]

网友评论

→更多专题工具集合

大唐无双新手指引
大唐无双武将大全
大唐无双门派职业
大唐无双搜狗皮肤
大唐无双地图大全